一片止疼药的帮助下
开始
无须止疼情况的延伸

对它
又能有
怎样期待
或许
当我将一大串
诗(或者什么)
处理到
博客(或者宇宙的
某个角落)时
它是经我允许
陪伴我的
伙伴
太多

喧嚣
已经

过去的路上
如灰尘
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