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温州的座机号拨打进来
我想,可能是控制疫情有关部门的
在疯狂摇动淘特红包的同时
我轻巧的按下红色拒接按钮
并将手机
以迅雷之势
由疯狂摇动红包的右手
紧锣密鼓切换到左手继续疯狂摇动红包
总算收获了满屏728个金币
这已经是个收益不错的一天
上午11点26分
8点开摇的红包
为何我
快11点半才姗姗来摇
我想
一定是有什么更重要的积分收割计划
填满了之前那转瞬即逝白马过隙的时间
昨天
当我带着一点点宿醉
跟随我妹夫的车
出动到市区后
我漫步进入几十人排队买鸡蛋饼的队伍
在离目标鸡蛋饼只有十个人不到时
我依靠这副十几年前配的备用眼镜不太准确的度数
打量了下到底是什么鸡蛋饼

原来是这种鸡蛋饼
随后我纵身离开排队队伍
一同抛离身后宁波老叔有些娘炮有些刁钻有些洁净有些精明的声线
一会戴上口罩
一会因为眼镜起雾之类又摘掉
汇入早春有些热闹但仍旧略显稀疏的市容市貌市民中
一会
如果够顺利
35岁有余的本屌
将寻找一台能顺利存款的招商银行24小时自助银行ATM机
或者一两位诱人鲜艳打着迷人眼影的年轻银行工作女性
直至8号柜台
存入我81岁有余外婆分两次均匀给我总计1000元带着折叠痕迹的红色毛爷爷纸币现金(抠鼻……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随后
我会继续汇入越发清醒也越发痛苦的市容市貌市民中
从市区步行回到宁波站附近鄙人家人寄居的地方(一个已经很习惯但实际上不是我家房子的家)
沿途
寻觅有无靠谱亮眼的烟杂店
愿意回收我再三控制抽烟欲望后残留下来的四包扁盒细支中华香烟
它们正被小心翼翼的我小心翼翼的搁放在一个大耳机防震保护盒里
只是为了避免影响卖相
我只能去那里了
在边走动边用手指不动撸动手机屏幕上的积分至少20分钟后
我将它们兜售给了去年还是前年回收过我香烟的那家可能叫作飘香烟酒店相当
了解生意之道的老板
我推开玻璃窗
窗内
店内
除了两位戴着口罩俨然已爬行在坟墓边缘的老太太
还有一位年轻鲜嫩的小姑娘
老板
香烟收吗
中华
小姑娘从电脑显示器前起身
继续有些痴醉的扫了我两三秒后
向店内里头那道门走去
她大概喊来了她的爸爸,老爸,父亲,DADDY

果然啊
好白菜都让尔等这样的猪小仔拱了
可是
我只是个来卖烟的纯正中华田园屌丝啊
历经苦难与喜悦的小姑娘的爸爸暨老板
在轮番用仪器轮奸了我的四包中华香烟的表面和某种
我无法了解的内在后
开出了35元每包的回收价
他还笑问我
自己不抽吗
自己抽掉好类
我只好坦言相告
已经抽了几包了
实在抽不掉了
呵呵
一小番价格方面的鸡奸回合发生后
务实并智慧并无能的我
将四包中华烟的回收总价
总算从140元抬升到了150元水位
老板很快将他的鸡巴从泳池中
我的脑髓里抽离开
满意回身
又速速游回(好一个浪里白条……)
一边征询我这样的贵客用微信这样下贱的收款方式是否方便
一边稍带幽默的指导我如何使用微信同样下贱的收款码
一边以友好眼神看待出我是一位何等正派何等有希望何等有力量的民族之子
速战速决
将钱转给了我
并祝我
走好!!
我有些满意
也有些不太满意
但总体上
我有些满意了
毕竟当天的TASKS(你好,是英文任务的意思)
都已经完成了
那是最核心最重要最攸关我等健康幸福的
犹如朋友们老师们家人们敌人们路人们女人们男人们小孩们小狗小猫小鸟们常说的
人民有信仰……
国家有力量……
民族有希望……
或者随意置换搭配还是怎么着
我站到一个离家不是很远的大路口旁边
点上一根紫云香烟(在当地只卖11元一包,也不是很确定真假,但抽着还行,在它的来源地
中国西南边陲,此烟竟然要卖上13元左右,哎……咳!!)
小雨点
就像老天爷的一丁点儿唾沫星儿一样
略略飘到我的肌体上
我想
可别在这磨叽太久了
一会要是雨下大了
老子就傻逼了
哈哈!!!!

小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