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在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所感受到的压抑,也越来越压抑。在一个下雨天,冬雨天,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因为雨,感受到跟冬天下雨天有关的东西。在最近的冬雨天,当我呆在小时候住过的地方,因为春节之类的缘故,呆上不短时间时,我便能充分领略到,老屋里的压抑。我绝不想具体介绍,老屋里的摆设,各别物件上的压抑,至少在这时候。无论因为懒惰与否。在一个冬雨天,浙江南部湿冷的空气,给予我次次关于体温的警告。我就是这么弱不禁风。那么您呢?您好到哪里去??抱歉,总是有满腔的牢骚与昏聩的疑问,挡住很多方向上的去路。这便是一例。我准备先倒点威士忌,红方,经由各方协调,我处酒水待遇已提升至红方,是这么写吗,有知道的人出来说说吗,没有,因为我压根儿没问,也没搜。JOHNNIE WALKER(如果不是假牌子或故意山寨出来来搞我的),RED LABEL,部分令我屈辱的是,产品类型:调配威士忌,令我部分放心的是,原产国:英国——我是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压抑的三十开外的男人,哪怕我或者谁把我阉了,哪怕我积极申请LGBT国际活动经费,已无法涂改,我曾是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压抑的三十开外的男人的历史。残酷的历史,可悲的历史及现实,残酷的简体字,漂亮的简体字,无法无天或丑陋无比的简体字。在一个繁体的区域,我浅尝辄止,有幸成为某片沙漠一般辽阔浅滩上的其中一只王八。我的视力极差,或许天生残疾,看不见别的王八们。我只是被浅滩上铁树间蔓延过来的声音不断提醒到,傻逼,你只是其中一只,傻逼。

爱您的
小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