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情绪的波动间,我又来到这里,完整的实体键盘,就像一张死脸,摊开在我面前。关于情结,我也有我的吧,感觉情结像大峡谷旁边的小寺庙,只建造在那么一个面积上时,还不错。这一句,也是因为看了旋覆19年20年甚至最近写的新诗,彼此聊到的。里头挺多挺棒的。具体对话无全部复现必要。想发在群里,没足够力气,想发给老和,没足够力气,也没足够力气问旋覆,我可以发到或发给谁吗。但这段,作为微信回复,或许行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