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后
才会跟着那间屋子
习惯上
那张桌子?
也不
有时
在小破快捷酒店
一张有些逼仄的沿墙靠桌前
我也已经准备好
跃跃欲试……
一个北方郊区的晚上
夏天
一切都有些麻乱
有可能
但我毕竟神不知鬼不觉
混到了今天

而有那么一两件事情
其办事倾向
或许受到了我姨丈的熏陶……
到门口
放下东西
就走。
如果
此时
没有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