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狗叫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没听人喊过它名,它一直拴在那,一开始,我也跟着嫌它笨,都来来往往八九回了,进出还叫个不停,它叫,我看它两三秒,我的意思是,叫吧,就这样吧,傻逼,功能上,目前来看,它就像个狗型门铃,仅作看门之用。
后来有一晚,大约三点多,我酒后回来,大门没锁,我开门进入再关门,小步往前,半夜,主人和住客,犹如夜半光线,多在休整,这狗喘上几声,倒也没叫出声,我想,可能半夜它就是这样,可能彼此熟络了些,它听我脚步观我形态,可能也能嗅到,我非对这一家利坏之辈。
第二天早,我出去吃早饭,下楼,光线自然已是直条条白天状,它见我,没叫,我满意,便出去了。
下雨时,它旁边可能是它的窝,按它毛发的卷曲落汤感,估计它就只被拴着,呆在那了。有时,这一家的爷,估计是,会坐在离狗两三步外的走廊上,听说这一家人都不错,看着是还可以。
我也就暗暗,想,只要解决了狗和我的熟悉程度问题,任由它,嚷别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