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人说话的声音慢慢过来
随后我听到雨落到树叶上的声音
为了明天
(有人)留三罐啤酒(小罐大理V8)
在这种情况里
树叶是以声音判断有无下雨时的警报器
或者说
是触发器
但触发比警报不好认
可能我妈就看不懂
但我已经跟我妈挺多天没打电话了
我像是从母舰里漂出来的其中一块废铜烂铁
期盼着
远方平安
但……
平安保险影响到了我
我准备立即派出我的组织
进驻其公司
肺回来报告说
他们公司很多
遍布在各个省市
不好找
得加派些人手
脑代表手、脚、眼、鼻及其他几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同志说
明天再说
脑不是亲口跟我说的
他回都没回来
没电话
没邮件
没消息
他是托回来的脊椎跟我说的
脊椎是因为一些公事私事夹一块了
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肉夹馍
赶紧回来了
公事不方便透露
私事听说是脊椎家里出了个灰色分子
脊椎有的忙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