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我妈电话后
我快步往阳台去收衣服(昨天就搞砸了)
我没有拉开最靠外的窗户
只推开了中间的,然后费劲的,从那头
够着要收回来的衣服

下下来了点
我的上身不断够着一件不太好收的衣服(努劲中,把晾衣杆都弄的脱离了晾衣架)
我的下身紧贴着外墙
一股久违的恐高感,弥漫住了我,那星星点点被渗透的感觉
就跟看到了大热天路面上不太均匀的热气一样
我想,可能是刚在屋子里那姿势窝太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