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出门,我的脸跟我一样,没啥兴奋,有些块状。路上看到一两个小朋友坐在前头电瓶车后座,她们的样子使我的块状物化掉了些。兜风,因为眼睛有些张不开了,得离开屏幕几小时,也总为了买酒。
后来这化开些的感觉就没了,我没有直去江边喝酒的一角,往市中心进入了些,车多,骑的不爽,人也很多,我骑了一段就后悔了,赶紧往老地点奔去。拐弯,路口很多人,我像是一位骑电瓶车的模特一样从他们跟前骑过,一拐,一个警察对我来了句,把头盔戴上,我隔着耳塞听到了,点头意思了下。
看了下日期,30号,怪不得,明天就是七月一号,刚路上那人,都让我想到国庆这样的日子了,灯也非常多,能亮出来的都亮起来了,挺使劲的,就连我这平常单呆独酌黯淡的一角,都被光抬了出来。
江边,夜锻炼的老头,可能就像直立的美洲大蠊吧,我描述不出来,那具体是什么姿势,边走边晃边击打大腿两侧,挺难看的,像是什么不倒翁,从我余光中过去,我顺势看去,嘬着酒瓶嘴,轻骂了句。回过眼,一个看着跟我差不多的中青年,戴着耳机走过(很像是我在卖的那副),互相打量一眼,不算厌恶的,结束对扫。
有时不全在写的状态,相比下,我更喜欢用电脑键盘,或许也同诸位一样,在想写时写。这两天,我想,约定的邮件,有些像是出来站岗。
这会,灯总算灭了,没全灭,恢复了正常,好在那广播总算消停了。我偶尔躺下,腿上像是被鸟的羽毛掠过,稍昂头,啥也没有,躺一会,又起来,拿起酒瓶,往地上看去,那应该就是一只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