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装系统活动已白热化进入到了第五天,也可能是第六天,或第四天。此刻,在这临时获得通过的系统平静期里,伟大的视窗系统,仿佛给予了我一座暂时风平浪静的小岛。
谁会去在意呢,没有任何一项鼓舞人心的措施,激励我,去翻查这到底是装系统的第几天。
我曾多次幻想,在岛上,在海里,在牢里,在心里,好事者常认定这是一种挑衅性的排比,我对句型上排比感的出现,犹如对此段人生的厌恶,表达遗憾。
电瓶车真乃当代生活中一种经久不衰的交通工具,上几天,我看到了一个帖子,一位男子描述电瓶车/电动车这项发明,使其大大拓展了在广州城的活动区域,发帖者与跟帖者,皆提及了在广州城乡大道上骑动电瓶车/电动车的自在,那贯穿广州城乡的路途,在他们的描述中,显得那般畅快而令其满意。
对于广州,我具有回忆,就像许多接触过的城市一样,我对它们,都保有那种似曾相识的记忆。
人的旅程,是一段极其现实又极其容易煽情的歇斯底里之梦,在此,我表达一定的反省。
感谢松下CF-B10笔记本,目前这几分钟里,在这个新灌系统下那深不可测的理解。总有一天,它将和它的键盘,统统远离我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