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余的话,是我看过的一本瞿秋白的书。想到这些,是因为看到讲述共产党建党百年伟业之初的电视剧里,出现了他。此主题电视剧,近来因为去了我姨丈家两次,已目睹到第二部,第二部名为光荣与梦想,回想间,回想那大屏幕夏普液晶电视上的美术字,更应是奋斗与光荣吧。关于此类电视剧,我已无心分析或类比其片名风格太多,只是在奋斗与光荣里,孙中山出现了,在他的旁边是他的美妻宋庆龄——杨开慧也在这部电视剧里,扮演杨开慧的女演员长得也是很有些操相的,就像那个比毛泽东本人看着更傻逼很多的傻逼男演员,对她喊道,开慧妹子,开慧妹子一抬头,说,润之哥哥,我日——是个对方拨打过来告知陈炯明已经叛变的电话,孙中山在这个场景里,简单来讲,表现得像个神经病,一开始,他在语气上坚决摇头,大概说,这怎么可能!!去你妈的!!这绝对不可能!!你个傻逼逼呆子我跟你讲这绝逼不可能!!说着,孙中山还把电话的听筒,捅到了他那欠操的老婆也就是美妻宋庆龄的耳边,让宋庆龄听听电话里正在逼逼些毛,大概五秒钟过去了,宋庆龄还来不及给出足够智慧的反应,孙中山只好又切回了听筒,他对着电话那头,最后坚决了两声,就挂掉了电话,这时,叶挺,大该是他的贴身警卫长吧,带着几个小奶逼,直挺挺地挺了进来,叶挺大概再次重复并确认了刚才电话里的内容,一听叶挺也这么说,孙中山瞬时变脸,立即在语气上开始诛杀陈炯明,他大概说,日他妈的陈炯明啊,操你娘逼陈炯明!!!你他妈的操我就是操全中国!!!大概这样,大概看得我有些眼花了,反正无法如君所愿,好好复述那山寨过山车一般的台词,我转头对他们说道——当晚在座的是,我表哥,我姨丈,我阿姨,还有我,当晚的我,有那么一点儿活泼——我说,把孙中山拍得,像在精神病院里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字刚落,我将整句话,拍打进搜索栏里,它给出的第一个解释是,如果这个都可以容忍!还有什么不可容忍的呢?
无论感叹号,还是问号,它们都可以颠来倒去,各自搭配着去吧!!就像,故人西辞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想到多余的话,才会想到瞿秋白,往往,就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书名不错,什么是不错,这里的不错就是说,常常,我会想到,哦,这是多余的话。
自然在写作之类的大排档上,会有教人怎么写、那人是这么在写这样的菜目。
只是一辆车撞了过来,将满堂彩撞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