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
将这只
停靠在床头的蚊子
作为
必须被扑杀的对象
当我捏着一团
用过的餐巾纸
扑杀向它时
仍出现了
失误。

过程
包含对蚊子的发现
扑杀它想法的迅速涌现
一种卫生习惯
在习惯中
的一种消耗习惯
我首先捏起了一团
用过的湿巾纸
在回看桌角后
我放下了这团
用过的湿巾纸
替换为了一团
用过的餐巾纸

我的大脑
可随具体情况
具体扮作
卫生部
外交部
情报部
腐败部

或兼而有之
在离我
一柜之隔的外头那张床
的床头
一台靠USB电源驱动
稳定放送着致命蓝光的电动灭蚊扇
偶尔,更多是在天黑后,传来
那令我激赏的,响亮的劈啪声
偶尔的一声
或者密集的几下劈里啪啦
棒!
真棒啊!!
劈里啪啦声
越发此起彼伏
我身上
那平庸、暂且深埋的某种腺素
便得到相对强劲的宽慰
简单讲
那个电动灭蚊扇
就是我设立于此
的暴力机关
所谓的致命
也仅仅是
致蚊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