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
低下头玩手机
就像空气里某种气体的成分
是为了
让他们
好受点

那我不禁要问
为什么不是
彼此
都好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