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
穿着一件
垮掉的背心
完全抡开双臂
一上一下
一上一下
像一只机械鸟
经过

这是我
这一天
舒展的时刻
相对于漫无边际的时空
时刻
显得如此可接受

更多的夜间锻炼的人经过
慢跑的
走路的
讲究点
走过的
骑车的
成双的
成群的
走过来的
又像是走回来了的

我一个人
如果是两个人
或更多人
我也不会拒绝

两瓶一番榨
坐江边
夏夜晚风习习吹来
——相对富足时期
对自己的一种犒劳
——听说这边的人
都挺富
其他的
最简单讲
我也不会感谢党
John Lydon
以年轻声线
正在我的耳塞里
接受采访
都是英国口音?
女采访者
声音的有些细节
让我
了解到
有的东西
那里
那时
也差不多
此外
录音质量不错

但采访太长了
足足有五十来分钟
看了下剩余时间
还有38分38秒
我选择暂停
某种联想上
那是我
举起的
一块白旗
可能有些脏
可能一点儿也不脏
就像大叔那件
垮掉的背心
的颜色

而有时候
我被人称作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