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30
都叫黑柴犬了,还叫kuba,还需要我说些什么吗,你好,我叫大陆狗,我能骑你吗

外面鞭炮声,漫山遍野那种。。标配了。。家里今年冷清。。。打到这我表弟过来了。。。有什么收获吗。。(他去他阿姨家回来了)。。从兜里掏出手机说。。没什么收获。。。其实嘿嘿是透明的扁的鱼。。。。。人少点相对方便呼。。我妈说香烟味道很大。。但我也没有百分百把握。。她的注意力都在香烟味道上。。。我操太狠了。。其实也就那样。。。鞭炮声更响了一阵。。我跟着打出附近两句?。。yeah。。yeah。。。香的味道还是好闻的。。。在表弟走上楼梯前。。我猜是他吧。。不然我怎么可能猜错呢猜错了一抬头发现猜错了怎么办。。。在他走上楼梯前后。。在这祭向土地爷的附近时段里。。我外婆在向楼梯旁墙上不知是悬空还是贴壁的。。我外公的被选的笑容的彩色照片说。。。了些新年发财家人平安同音轨的话吧。。我在撸那个去年没撸出来的单。。时间辗转。。我现在有点像在给沙发上双手撸手机游戏的表弟在放歌。。放的略吵。。我按了下音量减一按钮。。直至可以破坏沟通有效捕捉量。。。。
其实没有,简单意思就是,不错,棒

以前有些指甲钳是绿油油的,像琥珀和痰的混合绿。。上面有时有个那时候看到了像是人生难免要起伏一些的几个字。。祝君好运!我操,它竟然称呼我为君了。。。操,好好看看。。。

。。启动了几秒后,我问我弟,高乐高,要不要喝!。。他说。可以。。我说,什么?他说。。可以。。眼从头发和手机间招呼了一下弟的存在。。。我说fuck,可以啊。。他说只有一包吗。。我说有两包。。。后来我去楼下换来了热水瓶。。本来还想拿根筷子想想还要开门去厨房。。。换好热水瓶拎上我想已经做的不错了挺照顾的了。。上楼就用我刚用的牙签拌它吧。。。像我爸白天说以前打鱼一个机器能探到八十多米但以前那片下面有一百多米。。牙签在杯子里水多不太容易探底。。。但已经不错了。。能拌起来了。。。喝啊,泡好了噢。。。我喝着说,高乐高还是不错的嘛。。。过了会我弟拿过去喝。。。我说。。怎么样。。还可以吧。。。他说,这不是阿华田吗?。。我往垃圾桶捡来一看,还没靠近,阿华田那个什么蓝色像是秋裤蓝的蓝色,带着一卷阿华田的英文,还是让我凑到了下面更小的同颜色的中文阿华田。。。

17-1-31
是财神吗,被鞭炮声中招呼祭拜声点醒

堂弟来找,转山什么的,刚忙活完
家里没人,翻墙进院,正好呼会儿

刚呼没一会,我眼看我小舅从院下面阶梯上走上来了,大门关着,邻居应该会跟他说我回来了,正在想那什么时候下楼开门,他电话来了,刚我正准备跟你说,开上暖气吃着柿饼,他进来了,喝个茶啊,我低头说,刚从堂弟家喝茶回来又要喝茶啊,其实没在堂弟家喝茶,事情差不多吧,他说,哦,堂弟有面子阿舅就没面子了,行行行,我心里又是那种形状的草泥马,他说,走走走,喝着聊会,我说,让我休息会,休息一刻钟。。他说,那我先去洗(茶具)了,一会过来哦。。
呼后不家聊。。我去喝会那茶。。我操。。他又在下面喊了
联系之一是刚戴着我送我表弟也就他儿子的耳塞。。
那我要虐他了

17-2-1
另外资金链什么的以它的方式干到我家来了,我妈被搞了笔养老钱,还不让家人告诉我,昨天我小舅喝茶告我的。。他刚过来了。。说了些不飞但要经过我去怎样的家事。。它还需要经过我妈。。联系到我爸。。。操。。。我爸又过来告诉我些更不飞的事。。。马桶漏水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