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灰色的
当灰的一片
落到灰色表面上
它竟是
白色的

记忆
在输入法中
以为
是存储着的
几个月过去了
当我想要
再次输入,塔营北街
它已被这输入法
调整出了
记忆区域

我听到
窸窸窣窣的声音
再次以为
并很以为
那来自
老鼠
如果不是
老鼠
也是一只
像老鼠般在活动的人

当桌上
的带壳桂圆
的其中一粒
掉到厨房地上
或它的鼻子跟前
它将嗅着它
破开
那棕色的壳

人们是如此敏感
又如此无感
在记忆的纠纷中
我化作筷子
推开筹码
进行
容易上手
的进食

一包备用烟
类似战略储备油
未到时候
恰到时候
被我
从底柜中取出

黄金叶
有别于
黄果树
中南海
的味道

烟盒上
鲜艳的黄红色
早已在取出烟盒前
被我
食用

于人于己
我都可挑出不少毛病
只是今天
在少量的深夜纠缠后
我更愿意
将胸口
对准下次
及任何一次
直接交锋

这是她的生日
我还没反应过来
说一句
生日快乐啊

好在
犹如长夜漫漫
这一天
还余下
大把
的小时

天亮后
再迫近中午
下午
那时
想必我睡的不是很足
睡很足
对我
是轻度奢望

而腐败
将掉落在
真正
的腐败者
头上
犹如其他
光环
祝愿
诅咒
善良
艺术
真谛
真理
酣睡
强奸

被干者
带着心理阴影
水面上,有涟漪,还有一点都不涟漪
一个波澜不惊的说法
那是
新订单

在心路上
我不再那么着急
去汲取
对之前场景
的安慰
我还是有点着急
只是
某种力
或副作用
像演化的成年本领
已混入
油箱

就这样
所有健在的人
将大概率醒来
然后
再次健在的人
将看到
资讯
天色
交通
人群
环境音:
来不及承认
当日
巨变

其中一座
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