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朋友圈
打开全部可见
打开响铃模式
很久没有被信息太阳照射到了
昨天
是这一阵头天
可以自己呆着
这家因为跟LH吵架后改住过来的客栈
分配给了我202这间
门口
木牌上
刻着
202
一种不常见字体
再在凹槽里
刷上墨
2
在回想中
是一只黑色的鹅

在收拾了八天院子后
LH
住进了
那间我打扫的最多的房间
一个帐篷
出现在积灰被铲除后
有些发亮的地面上
LH本来说
谁收拾哪间谁住哪间
这间你住吧
这间我住
这件S住吧
S
这间你收拾你住
后来
他改了主意
事实就像某种
计量或分配方法
无法完全这么来
何况
我越发感觉到
自己不会长呆在这里
这里是
沙溪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剑川县下辖的一个乡镇级行政单位”
这里也是
沙溪古镇往外
不远一座山上的废旧院子
LH以20年左右的时间单位
盘下了它
还有附近一处水库边的地
他要在这里
扎下来
一个大本营
或者在大伙参观水库边那块地时,笑谈的
LH大麻共和国

他说他不担心在这里不好玩
我的朋友都会来这里找我玩
他说

帐篷
由LH亲手搭起
我收拾完别的
再过来一瞧
帐篷
已经搭好了
这是
LH的房间
他和他老婆孩子
的窝
一看
就是

至少在下科
我是呆不住了
下科是古镇外一个村子
在那里
有一家隔音较差
但在许多方面
都较为安全
的客栈
某种程度上
它不需要隔音
只需要安全
它是LH、S、我
干完活回来歇脚的地方
LH
还是挺把我当哥们的
刚到那天
他安排我跟他住同一间
两张床之间
的床头柜里
他还放置了一罐
质量不错的野草
只是
后几天
可能因为几个人的消耗量与劳动产出
不太成正比
他又将这罐草
收到了背包还是哪里

在帐篷底下
是LH新买的粉红被子
以及粉红床单
在粉红中
是大方块格子
在床单下面
是厚实的草垫
看着
就很暖和
毕竟
沙溪的早晚
还是挺冷的
何况是在山上
对此
LH更由衷也更有准备

被子和床单的粉红色
展露出,他身上外向活泼的一面
也让我联想到,LH给了我一些,小粉红的感觉
他身上有很好的地方
也有还不够的地方
这是废话
就像我自己一样
但这废话
要比醉酒时的对话
于我
更客观些
LH醉醺醺的说,CH!
我全部地方都比你强!!
我醉蔫蔫的说,不是的,不可能
他继续说,就是这样的!
我全部地方都比你强!!
我们就由此
吵了起来
事后
我感觉
他用了激将法
使我们在沙溪共处的日子
尽快,结束
白天
在用高压水枪冲院子时
我搞坏了电三轮的充电器
下山后
他不得不另买了一个……
此外
我已经跟他说了
明天打算从沙溪撤了,可能去昆明(事实上,两天后,我还滞留在沙溪
也就是这间,放歌效果竟然相当不错的古巷居客栈202房间里,有阵没自己好好听歌了,中午,出去吃饭前,我作以了砍价尝试,将这间几乎无法晒到太阳的大床房房价,从一天90-98,砍到了3天180,我的原计划是,最好3天150,我的未来计划是,在这间屋子里,放松自我,不再逃避或拒绝那么多,一日至少日三次……)
当晚
我撕毁了已持续八天的戒酒约定,原约定时间,是三个月
来沙溪前,LH说,你去沙溪,管吃管住管其他,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来沙溪后,现在,我看山都快看吐了,我说明天打算从沙溪撤了,可能去昆明
来的前后,LH都劝我戒酒,他阅人无数的样子,他说他开过酒吧,几乎从不劝人喝酒或戒酒……他说他这些年只劝过两三个人戒酒……在四川遂宁,他和S的老家,他们一个发小,也叫电子boy还是啥的,喝酒出车祸死了,不是他撞别人,别人喝酒撞了他……大概,这样
后来我自愿戒起了酒
主要因为,G联系了我,叫我接一个被警方追缉的女孩,避到这里
我想,不能喝酒误事,不然,人来了我都接不到……
由此
在初到沙溪烂醉三天后
我跟LH约定戒酒三月
Q哥,这家客栈的男主人,看我戒酒,一天,再一天,看我的眼神都发亮了
在他眼里,我还是不很正常,但没刚来时那么稀巴浑了……
Q哥说,CH,你要这样戒酒三个月,肯定是你人生非常大的一个转机!
Q哥说,CH,LH虽然比你小,但他人生经历比你丰富,你跟他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Q哥说,CH,你看,你一戒酒,都能跟大家正常沟通了!
LH醉醺醺的说,CH,你喝酒那天,就是你离开沙溪那天……
LH
也是贱贱的
几乎每天都诱惑我喝酒
有时
他大醉
我清醒着
一块扯逼到最后
他跨在院子里的长条凳上,稍稍前后晃动着身体
我则像一位副手一样,边聊边收拾着院子里的烧烤残留
他说,CH,喝
他说,没事的啊,你已经戒了两天了,可以了,喝
我摇摇手指,不喝
他说,喝嘛,我允许你喝,陪我喝一个
我说,不喝
类似这样
坚拒掉了
LH
因为酒精与酒兴
绽开的脸蛋
仿佛因为此中来回
绽放出更为满足的笑容……

我打算往三个月
多戒一天是一天

前几天
LH新置办的电动三轮
因为我干活卖力吧
由我坐在副驾驶座
S有S的节奏
也就呆在三轮后头了
天黑
我们准备下山
我关上院子的门
上车
LH把车灯一打
照出一道可以返照回来的光
在回照的黄光中
他揉好一根
然后
将他的苹果耳塞
分我半只
就这样
我们一人半只耳塞(它经常滑下来,需要我摁回去)
听着雷鬼或布鲁斯这样的歌曲
驱车下山
坡口
路上
接上S
或由S自己
走回来,上车
有时
LH大概开烦了
S来开
S开的还行
LH也叫我开
他和S有些兴奋的盯着
仿佛总算切换到了一个新游戏
我没开过电三轮
跟想的不太一样,一下子
开到了路中央,对面来车
像是很快要来点意外
停停停停停
他们立马
又叫我从驾驶座上
撤了回去

这两天
因为我干活上渐趋消极顽固吧
S替换我坐到了副驾驶座
我则呆到三轮后头
带下山来的陈年垃圾
当天制造的新鲜垃圾
陈年的灰垢
投胎中的灰垢
一两个箩筐
一堆活鸡
活鸭
大公鸡
大母鸡
大乌鸡
小鸡
小鸭
菜肴
草的传递
以及LH对S的训斥……
都来回在
三轮后头
我有些鼻炎
也有些牙疼
但跟它们在三轮后头
相处的不错
滴酒未沾
我的大脑
不再感觉三分之二脑残
它清晰了起来
像是可以去完成一两件需要它保持清晰状态去完成的事情
但仍然,处于凹陷

这位宣称对女人没有兴趣了被一个女人回应道总有一天门会再次打开的哥们
这位偶尔在毒枭般的音乐中可以让我等如临哥伦比亚庄园并劝我放点正常的四川汉子
这位比我小三岁喜欢训人喜欢说别人年轻人什么的大致同龄人
这位夹克背后是烫金效果的锤子镰刀、被关了一阵后对共产党做法至少口头支持的朋友
这位酋长、三轮两轮的好手、群体生活的奠基者
这位爸爸、儿子(揍过爹)、老公、乐天动物、阴暗人类
这位自曝以前超爱吹牛、现在仍难免到吹牛遗址涂鸦到此一游的游客
这位跋山涉水者、迷幻的福音、一小会的牧羊人、一个白羊座三口之家的领头羊
这位仍然像我不够了解他、他不够了解我的人
这位现金携带者、现金使用者、一定程度上的警惕者
这位总体不算头疼但可以把我惹毛、至少将我激将出下科客栈
的健谈者、醉酒者、酗酒者、劝人戒酒又劝人喝酒者、矛盾者
在我表示
明天滚蛋后
正同
S和我
继续
盘山而下
S说,C哥,今晚上喝酒吧
我说,我请
他俩笑了下
LH决定还是回Q哥那喝
S和我倒更愿意去外头喝
最后
还是回了Q哥那
因为要和Q哥W姐他们一块晚饭吧
还是重庆火锅
对于这几个四川人以及辣椒爱好者来说
这仅仅是重庆的中辣……
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酒
两箱大理V8、一瓶白的
之类
火锅差不多吃完
酒喝的也就那样
LH说,CH!我所有地方都比你强!!
我说,放心,这绝对不可能!
LH又说,你就是个白眼狼!!
我说,去你妈的……
随后
在关于洗碗的时机上
我俩继续对峙
LH叫我现在就去洗
没看见大家都在洗了吗
我说放着吧
明天早上你们起来前我全部洗掉
之前不就这样吗
LH说,有种你今晚就拿包走!!
我说,去你妈的!!
我回屋一下挎上了背包(第二天又回去取了充电器充电线电子书什么的)
冲回那半是客厅半是厨房的地方,冲他吼道
你他妈最后就是了色!!了色!!!听明白了没有!!最后都是了色!!!!
当然
说了色
总归比说垃圾爽
他没再说话
我冲出客栈
往古镇疾走
挺近的
在某个相当乏味的翻新角落
坐了会后
我起身找住处
一家太贵
一家说什么满客
最后就找到了现在这家
有一次
就跨年前两天
我和Q哥头回碰面
后来早早回去了
Q哥跟LH他们继续喝
听他们说
Q哥喝大了
Q哥说,你们都是垃圾!!!垃圾!!!!垃圾!!!!
LH给了Q哥左额头一拳
第二天Q哥还不知道是谁打了他
这些
后来
成了他们再碰面时的话题

窗外
如果走出去
走一会
就能看到一条有些宽的溪水
可能就是沙溪的溪
也叫什么白山黑水
一位黑龙江独立分子见此,说
这里也叫白山黑水啊

沙溪
说是周二才会下雪
周日
今天
我的手机定位关了
天气预报里
定位锁定在,剑川
上两天
接到那女孩后
按照她的要求
我将她的一台苹果手机
有些夸张的
砸了个稀巴烂
再将电池、主板等
分头丢弃
以防跟踪
我说,Q哥,有锤子吗,得把这手机砸掉
Q哥说,没有锤子,用砖头不也行吗
我一想,操,也是,我怎么又没想到
我抡起一块砖头
死死砸去
砸不下来的
就用力扯开
Q哥和W姐在旁
有些不解的看着

天气预报里
剑川
下午三点下雪
下午三点了
没下雪
天气预报里
剑川
又将在晚上八点
下雪

将降落在
人们的眼睛里

此刻
我有一张张可以用心听、听清楚的专辑
有一双有些冰冻的脚
有指甲钳
两瓶一番榨、两瓶老挝黑啤
我有些馋
有一个个不断将我推向马桶的屁
刚才
我甚至还查了查
啥是傅科摆!
因为看到了一张傅科摆的图片……
那天开吵前
LH问我,你有什么问题
我说,好色
LH稍微停了下
他说好色……这个还不算你最大的问题,大家都有……
就像对酒的回避
在沙溪的日子里
我性欲寥寥
一个上到天台屁股包的很不错的骚妞,说晚霞的颜色真好看啊,我两眼呆滞,说,对
一个进屋来的红裤子女孩,说,能不能给我卷一根啊,我说,你自己卷吧
S在旁
接下了这个茬
眼下
他明显比我性欲旺盛
S女朋友刚怀上了,一个早上,他推开房门,头发横七竖八,看到我在院子里
有些迷乱的抱住了我,说,C哥,我就要当爸爸了
我好像回了句什么好笑的话,把他和旁边的W姐都乐呵了下
可能说的是,哦,那你这样抱我就把我当儿子吧
S自愿
给红裤子女孩
揉了一根
红裤子女孩
大概吃到了些闭门羹
带着扫兴语气,说了声,感激,88,什么的,就出去了
S卷完,常常问我,C哥,这根卷的怎么样
S常常自问自答,极品
确实,如他自评,他卷的,像是工厂里出来的,味道醇厚……
就连野草,也能被他卷的像在抽中华,不呛,柔顺,不灭,好抽,牛逼……
红裤子女孩
跟我们同住在这,大概很喜欢沙溪吧,听说今年从北京来了这边五六回
好像在古镇上有个上了年纪的老相好什么的,带着些城市里某款女孩的呱噪……
我看过她两三眼,后来,就基本不看她了,也是我自己的病态

我扯开些门帘
门外
还是没有下雪迹象
那天
或许是周二
说周二沙溪下雪
干完活下山路上
LH那音效强劲的X3-PRO蓝牙音箱
横放在驾驶座指针盘前
我说
晚上要下雪话
喝一个
并没有下雪
第二天
上山路上
LH说
山上下雪了
我看向山那边
似有白雪覆盖
我说
好像是
LH说
明明就是
什么好像是
这就是我和他
常有的那种
分歧
而关于好像
我有一种确然的把握
对于把握
我有一种好像的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