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时
那个拄拐杖的男的还在那,差不多姿势,站在那,还是那根柱子,还是那辆车吧
还是有一个人,这会我看到了,是个中年女的,在他的注视下,弯腰往车后座,塞或拿着东西
……洞中一日的感觉,我的出门作废了,出门的这段时间,他们看上去没啥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