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发出长啸
脑袋开始镇定
眼镜离开眼睛
鼻梁摆脱附着
身体得到承担
精神再次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