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生真是操蛋
我就是最操蛋的

2.
关系的断裂
延迟成
沉沦诅咒
我在感应她的
就像她说的
就像她在进行的
那些势大力沉的感情印记,甚至新的不断的印记
就像轻薄变动的情绪
奴役了我

我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还在那里
以为作为引线将我牵引出的
只是折腾着的,织就出的
欲望的网的几丝

有几丝
一两丝吗
已被风吹掉一头

新的牵引
我甚至会当着它描述它
说它是轻衾,几缕青烟般,消散于夜的背景中
再由我,这奇怪的载体,在次日的讨好中
排查衾的意思,哦,覆盖尸体的被子……
白狐的眼神,糅杂着我对冰清玉洁的亵渎,以及谈及过的
冷风对坐中仿佛只投射于我但我基本无法相信的媚光
它弥漫着同样甚至更为应景的不知道

3.
这是显然的痛苦
对于她
我所谓的内疚,叩着我嬉皮笑脸的门
它是我的细胞,在心虚着演绎,对因果的恐惧
就像他们告诉我的,只要有一个细胞相信因果
大概意思,就得被因果驾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