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是个使者
或者什么
我吸吮她
甚至只是
她的一部分
摸与拒摸
摸到与反摸到……

我的愚蠢像漫长的大街一样无聊
我无语自己
占据贪婪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