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水道里
吃到了
鼠药


深深的
又浅浅的
死在了
下水道里

它在那里腐烂
它也在别处腐烂

有时
它像是还活着
像是在休息着
趴在一个台阶边上

依偎在
自己缩起来的身子里

在想起来时
它比看到时
更像一只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