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好在要说话了,于是说了边说边发现的

如果这是一个局
也是我迟早要离开的,一个又一个局
如果这个局我都没法离开
那下一个局我还能离开吗

我会感觉到
沉溺
迷恋
如果现在就要喊上我去打仗
我也得走啊
如果
是在一张鸦片床上
我可能就呆下了
我就呆下了

没有日程
没有责任
没有
就是没有

不是完全没有
就是不是完全没有

在那些时候
说白了
也只是对自己不忍心而已
如果谁都没有武器
至少自己可以成为武器
如果谁都想要自由
不如在心底就独立在那
我可以说
他独立了
如果是我
我倾向不说
我因此独立了

但我说过

一个虚弱的政权
用政权相关的来考量
没有政权通常有的

在他这个国度里
他并不隶属于外面那个国度

一个他的王国
他不会来统治我的
来了也是白来
我统治我自己

如果是求统治呢
我,他,或她,它
请求统治呢
我该接受吗

我还是应该拒绝

我看到了不
但也不是全部
都拒绝了

所以
关系就是如此可笑
主要
是我和我自己的关系

看好了
那种玩意儿
又分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