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法去的更远了
我只能活的更久了
更久
也只是不久的一瞬
线段。

也许
我还能到远一点的地方
再远
也是在这个地方

这么想
像是只能这样
只能
是因为我只能这样

说它是浩瀚的极大极大的
说它是有边界的
可我连壳都没钻出去过
我只能感觉几下在漂移中

那让我
感觉轻松些
床在漂
墙在漂
房间在漂
外头的声音
漂在我的附近

多么稳固的原理啊
稳固到
我可以这样
抓着手机

那是不是不会再有任何异议的独
或最像孤独的孤独,孤独,常常一表达就感觉矫情
一个仍然喘着气的家伙
被放到了一个安静到,失重到
连喘气都自问是不是在喘气
连呼吸都响成全部声音
的地方

怎么就到了这里
除了像是被解答过的
剩下的都像是解答不了的

直觉中
不会再有任何熟悉的物种
出现在现在到结束那段线段中了
之前也是,出发后就是
或许还有细菌,甚至身体里没被检查干净的寄生虫
我也说服不了自己
可以按这种
速度
往回去
太远了
那至少将耗去我
被送到这个位置
一样的时间
太久了
太久了
如果能回去
我想缩短时间
我没有工具
没有神奇
可以在这里
制造出远远超过这个漂移速度的回程速度
我试着弹了弹脚,踩水一样
踩了踩空气
发生的
只是继续往那头漂去
回去能干什么
我是惦记那里的什么
我现在要去的那里
又是哪里
我还有意识吗
这是意识吗
呼吸
摄入
排泄
其他
有利于我延续这种活动的
这套东西里
都给我安排妥当了
那么久了
他们告诉我
只要呆在壳里
路上就不会生病
我还记的他们的表情和他们的语气
我只能这样了吗
在这个壳里
难道我会咬舌自尽
那将挡住我
能看到的
最后的清晰
躺着吗
坐着还是在站着
卧着还是在倒立着
太远了
往那
往回
都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