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有过一次火灾
后来还有过别的
现在那里是一片
这两年新建起来的楼
它们的身上
有很多闪烁的红色标记灯
透过纱窗
或玻璃窗
都可以看见那些红灯
不是闪烁在同一高度上
或许也就意味楼的高度不同
透过玻璃窗时
灯和楼
都会看的更清楚些
它们让我想起
住在安亭的时候
那时
晚上
从阳台往广场那个方向看去
也能看到一些这样的灯
如果是在惬意的时候
灯看着
也惬意些

另外刚知道
Lee Konitz死了
可能是今天死的
晚上
阮供我一块用的代理又能用了
出去看了几眼
第一反应是
shit
其中一个
知道的
听过的
死在很远地方的人
如果不是看到这个
我也没怎么想过
他是不是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