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克的葬礼结束后
合伙人霍华德找到了吉米的住处
霍华德坐在吉米和金的对面
说了一件不得不向吉米坦白的事
那就是查克的死
他觉得是因为自己
是自己拒绝了查克向保险公司开战的想法
并逼走了他
吉米佯装问了问保险的事
那根稻草是吉米摆的
霍华德继续说,我从没想过我会伤害到他
他看着总是那么坚强,但不是的
我想他那么做是因为我
说完
霍华德几乎哭出来了
剧情的设置
让他的眼泪对我而言
也只是了解他的其中一根稻草
吉米继续靠在沙发上,二郎腿,听完,停了一会儿
他说,霍华德,我想这是你要扛的十字架了,其实就是活该了
金有些意外的看向吉米
霍华德露出了一张卡住的脸
吉米起身,走向鱼缸,喂食
这次,他喂的不少,或者在这次的镜头里
显示出,他喂了不少,水面上一块掌心大小的鱼食,他笑道,看她游的多欢
他稍微顾了顾沙发方向,靠近咖啡机,问,我要煮点咖啡,谁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