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自己废物
容易
说明它
费劲






他们最近老劝我晒太阳
他们的话
其他人的话
灯光
镜子
身体感觉
都带我看向自己的脸
有些青

宿醉比想的
影响大

清明夜
我爸没劝住我
去杨贼家看他爸(肺癌,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家一点不讲究这个的,杨贼说)
吃饭时他一直在劝我,这个这个这个那个
我听到的,像是这样重复的
出门前
他给我找了只发黑的银项圈
说我小时也戴过
挡鬼用的吧
我想
嘱咐我千万别在那喝酒吃东西
我听了

夜里的街上
冷淡
也有人
尤其在路口
总算过来了一串骑电瓶车的人

没下雨
下楼时
杨贼说了两句晚上还是挺冷的啊
我看向他,他因为冷,缩了些身子
我说这日子一般都下雨
他大概被我带回了“清明”
……他家是不讲究的
他家客厅墙上
不知谁写的,知足常乐
因为写的不好认,我问了下,才知道是知足两字,跟着也就全认出来了
他妈说了说,这四个字,对于她,的不容易
像她说别的东西时候一样,有些是她确信的,有些是我听了就过的
她说对吗,我没说对,停了下,她妈笑了起来,我只好说,有时我反应不到对不对,有道理吧,我说

街上
我是能感觉到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