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腐乳
就像我认识的很多人一样
刚我吃了两口
碟子里剩下的腐乳
发觉这腐乳不错
我看向桌子上的腐乳包装瓶
将它扭过来
它的牌子叫蛮来事
是糟方腐乳(为了确定这,我返回桌子边两次
我喜欢今天早上自己走路的步子,它有些懒散,又有些别的)
我爸买的吧
我想
没几下
就把剩腐乳
配着白粥吃掉了
粥还有不少
于是
我又夹出了一块
我没有吃完那一块
剩下了半块
有一两颗酒糟米
在那块腐乳上
我不确定米现在还在不在
可能被我吃掉了
可能没有

早上
天亮前
我躺着
主要被昨晚啤酒威士忌红酒混合后的
一般强度的宿醉感,控制着(当时我挺渴的
并设法用房间里有的东西,解决了一些渴)
在想到
我认识一些开心的人
也认识不开心的人
他们常常是同一人
就像我……
的时候
我爸起来了
这次是彻底起来了
我听到他起来的声音
又联系到了他的勤劳……
于是
在那块屏幕上
疑问进入
有一个单纯开心的人
或一个单纯勤劳的人吗,之类的东西
我知道
他是我所谓的
勤劳者中的其中一个
大批勤劳者又起来了(或早起来了)
他们很快
将在我的脑子里
摆脱掉我所定义的勤劳与否
他们连摆脱都不需要
原本就不需要,是我在需要
我所能继续的
也是他们在继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