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烟盒掏烟
掏出来一根有些弯曲的烟
也就想起昨晚上落在路边的
一根断了的烟
我本可以带上它
原计划在路边抽掉它
我坐在那
唱了两首周传雄(小刚)的歌曲
一首是忘记
一首是黄昏
唱完黄昏后我显然忘记了它

/

记忆错误
刚我躺床上
想起来抽过一截没有烟嘴的烟
白色

捏手里
有路灯的黄
有树叶
嘴里有烟丝味
在抽掉它前
先抽掉了烟嘴那的一两口……
所以
有点糟糕
不得不说
那根断掉的烟
被我抽掉了
难道不应该感觉更不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