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降温
使鸟儿也不活跃了
刚它们叫了几声
现在没声了
最近这点
它们一般叫的挺欢了
上两天
我碰到了个喜欢鸟的巴西人
是在soulseek上遇到的
他看我下歌速度那么慢
问我怎么回事是他问题还是我问题
说着把Morrissey的三张专辑传到了Google Drive上
幸亏还有个谷歌上网助手
我从上面下下来了
我说多谢啊,可能因为GFW关系吧,在下了啊
这边下雨,Morrissey声音让这个晚上还不错
他问我打哪来的(也可能是她)
我说中国,你呢
他说巴西
我说远不过热
他说他住在库里提巴市,在巴西南部
所以不是那么热
我搜了下这个叫库里提巴市的地方
拉近
再拉远
我说刚搜了下,在Google地图上这城市轮廓像个海螺啊,我目前呆的地方是浙江省,跟你那地方差不多都在海边
他又说了个更具体的位置,说你再搜下这个,我住的离那很近
我说好的
他随即发来一个叫Curitiba Passeio Público的地方,说他住在一个学生宿舍里
我再次搜去,是个城市公园,周围看着还挺热闹
我说搜了,是个公园,照地图上显示的,周围有教堂,商业中心,博物馆什么的
他说是的,这公园就叫Passeio Público,他住的学生宿舍就在边上
然后他报了一个公寓的全称Casa do Estudante Universitário do Paraná (House of the Universitary Student)
我想没办法实在太远了,去不了啊
我说耶,我可以想象到它,住在一个真正的公园边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说公园现在关了,因为新冠疫情
但它真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
里头许多鸟都是从Mata Atlântica搜集来的,那是他们最重要的森林之一,就在那著名的亚马逊的边上
我说为新冠略感抱歉,虽然Morrissey唱着我不抱歉
他说还有个湖,里头有桔色的鱼!
我想不错啊,桔色的鱼(当时我只想到一个巴西的湖里有着桔色的鱼,这会儿想不会是金鱼吧……)
然后我说了说,自己对于树啊水啊鸟啊的一些认识
我说耶,我也喜欢空了在林子里走走,或者呆在什么河边,这边多数的河,就像这边多数的城市一样,不太自由,有时能撞见个不错的,那样感觉会不错些
我借着Google翻译继续聊去,说树啊,鸟啊,鱼啊,他们从不解释,色儿也漂亮
他说他爱鸟。
我说鸟叫挺有趣的,有时早上我从窗外能听到鸟叫,听着像是流星乱窜啊
见他没回,我又说,鸟会迁徙,有时离开一个地方,有时回到一个地方,它们是真能飞啊,不需要飞机啥的,虽然我对鸟了解不多
他还是没回
聊天也就这样结束了
有时聊天就是这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