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的打火机给白天,夜深的打火机给夜深。前者是只按压式的,后者是只火石打火机,就带个摩擦轮那种。前者短小,倒不矮胖,机身绿色,机头黑色,正面印着,栈台海鲜舫,背面上下两行,上面一行,地址:干江栈台车站,下面一行,电话:0576-87459788。后者要高大些,比前者高出一个机头,略显苗条,通体白色,正面印了印,背面啥也没印,机身正面,有一小串阿拉伯文,或者像是阿拉伯文的符号,写法随意,像草书,这也给我阅读它,甚至只是看望它,产生了不便,因为我不知道该从上下左右哪里出发,其机头正面,印着左低右高的,Cricket,倾斜角度,同机头顶部的倾斜边框,保持平行。它们都是一次性打火机,它们都仍处于可使用状态。白天那只,主要是在白天用,最近它出火出的不太行了,有时我得甩甩它,再按压按压,夜深那只,主要在夜深人静时用,最近它的摩擦轮也不是很利索了,尤其是在夜深人静时,这可能是因为,夜深人静时的我,点火时用劲太小,打火动作不够连贯。不是为了区分而区分,只是因为在最近的生活中,出现了最近生活的情况,我引导自己进入这种需要。夜深那只,在白天或非夜深时,也可以用,但我手上,目前只有那么一只,在夜深时不容易暴露我休息情况的火机,为了延长它的寿命,除非已经抓起来了,否则,我不在白天或非夜深时,使用它。白天那只,是可以跟白天或非夜深搭配使用的,多只打火机中的一只,但因为我,想用完一只扔一只,所以就主要在用它,它有个双胞胎或多胞胎一样的哥哥,或者姐姐,甚至老爹,那只已经效力完毕,可能去了一个我完全不知道在哪的垃圾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