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
打入一剂屁股针
她专心致志的打入那一针
难道
打入的是高尚
不是高尚也不是低下
只是那一针
以及尽可能的
药到病除

有时我会想
是不是抱着什么就没有什么
她抱着一个婴儿,她有着那么一个婴儿
她抱着一块石头沉下去,她原本没有那块石头
她来了
他拨过些水草,抱住她
摇晃着她
说他没法离开她

病人的病
医生的天职
每天一个苹果
但愿可以喂饱身体里
的一千个饿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