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网上卖缝纫机人台等等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最近要搬家

一个女的说那只人台上的胳膊怎么会那么丑,大概吧
事哪个老师教你做的啊,等一下,我给你看下我的哦
她说,还特意私信了她

另外一个家伙废了我不少时间想起来
他或者他
只是比较剧烈的砍价,类似腰斩价这种
在论坛上,一般称之为屠龙刀

她也真是够空虚寂寞冷啊,我说
小便的时候,我回味并替入了她说的骂完就舒服了的语境什么的吧
真的很想也来骂骂呀,我甚至足够细微到有些咬牙切齿
尿的分叉仍然需要足够注意

下午时
阿黄办公室那个同事说
大概是他家孩子那个幼儿园班上家长群的事
当然,我立刻想到了我大嫂以及我侄女在我接收到的家长群或朋友圈里的感觉
他人不错,这是我的感觉,算是他们单位的IT
军队大院长大的,二代北京人,家里条件不错,所以没什么技术上的上进心
阿黄最近或者说,这两年真的还搞起了自己写代码
客观的讲,我甚至想到了某次去接她时一个她朋友的朋友
是个男孩,朋友们,甚至连我也知道了他自己学代码并找了一份写代码或者程序的工作

该死的长句
该死的联想交代
该死的你

因为房子还没找到
最近一处要去看的,是她同在北京的小姑的哥哥
位于长寿路或者哪附近的一处军队大院房子
因为是军队的房子,不能往外租,所以算是只能租给自己人……
年付5万,也可以季付,或者按我们方便的来……
她说的很用心,就像某一刻在一件嗨哟真的那么干进去的事情里时
她对我们的关系,或者我们关系中的生活的部分
她说的我总不能面对的生活的部分,都比我用心奉献,挺不容易的
给一个哥们的消息里,我大概又那么提到了

另外就是最近身体不错
差不多停了酒和药之后
身体实心了不少
今天第三次提到这个
24小时的随便散击
三次3次似的便秘礼花
去他妈的礼花
摸摸去他妈的烟花
操你妈的

我肯定学了很多
说学太好听了
那感觉,真的有些狐假虎威哦
披着什么

是屌吗
是什么
是你妈逼吗
是什么
当然
今天晚上我有很大可能可以拉一坨屎
爽的那种

(脚冰
至少我有朋友也是?)

好主意
我待会就设回去
现在纯黑
以前是像模像样的

(招行的APP LOGO独悬)
发送的

来点生机

这是火星照片
正是生命力垂涎的希望的田野!

给塞利纳

老褶子包皮垢

放血读物
来不及管成人不成人了
“‘土生土长’”

这是一种对我没有抵抗力的表现
哈哈哈傻逼

其中一次四分五裂

长白山屎逼一号
六个大字……

怂逼!
这帮装逼犯!
长白山什么一号
金的父亲,爷爷,的鸡巴上
刻着那么六个大字

你总不能太希望你的马桶是热的吧
然后你看到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