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我们总是叫他秀头
在宁波话里大概是傻瓜的意思
秀头待我们很不错
他爸很早就开上了桑塔纳,温和
他妈也很欢迎我们去他家,和善
只是他妈好像跟秀头说了
以后别让他们叫你秀头了
后来我想起秀头许波杰的时候
对在他家叫他秀头有些不好意思
但那时候我们都没啥不好意思的
秀头脸上
常常就是那属于他的憨厚温良的笑
盛夏
在他家的其中一间屋子里
秀头邀请我们一起上他家听歌
是一台最近添置的音质震撼童心的黑色高档录音机
一盘任贤齐的磁带,歌一放出来我们就如痴如醉了
这真是太好听了!!
还没有全面掌握脏话的同学们纷纷表示道
于是秀头继续露出他那憨厚温良的笑
我们一起听着任贤齐的歌……
比如橘子香水
后来
当我听到这首歌
或者唱到这首歌
都会想到秀头许波杰
以及他妈让他跟我们说
以后别再叫他秀头了
再后来
小学毕业后
我们绝大多数都去了街对面的十五中
他应该是去了效实中学的国际班
后来
他应该又是去了英国
还是哪里
作为小学时很铁的关系的后续
我们后来
再也没有联系了
上一次看到他
是在一个鬼知道怎么拉起来的小学微信群里
我点开了他的头像,一座星空下的山
哦,挺像他的,我大概那么想了想
但并没有去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