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我应该是梦到了
一支金色钢笔
它可以拆下来
也可以装起来
梦境和故事
都是这样
我有过一支金色钢笔
刚才
在回想用钢笔写字的感觉
也就想到了
昨晚
应该做过一个
有关金色钢笔的梦
有松散的人物
有松散的自己?
早上
醒了没起
在床上看手机
一个帖子里
大家讨论到了“积极稳妥”
怎么回事,既要积极又要稳妥?
有人大概那么回复道
……我那支金色钢笔
是高考后堂哥送我的(一种习俗或什么)
我跟堂哥很不熟
跟他妹妹也就是我堂姐
要熟一点
堂姐有些跛脚
长的其实不赖
已经嫁了
我还是个学生时候
有年在村里碰到了
那天,可能我们都是去看奶奶,在奶奶家碰到的
她不拘笑容
眼神明亮而朴实
台阶走到最上
我也就看到了开心的她
可真像我小姑啊……
那天,我们加了QQ
那时,人们还会挂QQ
有个QQ签名什么的
过了一阵
我回了宁波
在QQ上
我们聊了聊
其中一次
至少那天
我的签名是陈升《南风》里的一句歌词……
堂姐可能
依据这句签名
关照了下我的状态
我估计不太热情吧
后来,我们在QQ上就没怎么聊过了
很快
QQ不流行了
又一些年
她嫁人了
我回去少
这两年我们都没见过
倒是我妈寄来的海货里
有两包虾皮或虾干
我妈说,是堂姐给的
……总体上
我跟堂字辈的
都不熟
跟大堂弟相对熟
一个屋檐下住过六七年
村里还有小学时
我们也是同个小学的
经常一块上下学
早晨……
一块从奶奶家后头的小坡上爬上去
傍晚……
经常一块再爬下来
约是前年
我跟大堂弟
一块去我大姑家看她
大堂弟开的车
他车开的不错
小堂弟也就是他弟弟
在镇上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
帮他的车改装了下
有时
一串拉风的音效会随着车速起来
路过镇上时
我们下车
买了两箱见面礼
椰子汁什么的
就这样
我们带着椰子汁、音效、几首车里的小曲儿
绕过一些小山湾
到了一个我应该从没去过的村子
敲门
一道像是山窝里小工厂的铁门
大姑父开的门
他开了门我也认不出这是我大姑父
他说,唉呀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你知道的,这里的人们经常那么说
我们往里走
大姑在家
堂哥也在
他有个小孩
应该是女儿吧
平常在南通做生意
家也安在那
过年回来了
他看到我们来了
挺热情
招呼我们上楼
在楼上
我们抽了抽烟
喝了会饮料
随后
堂哥说
我们去海边走走
就这样
我们堂兄弟三人
一块去那边的海边
转了转
在沙滩上
因为不熟
加之那阵的状态
有些怪
有些躲
我和堂哥没聊上多少
大堂弟跟堂哥熟一些
毕竟他驻扎在老家,事儿多,碰面多
也就跟堂哥多聊了些
那一阵
包括那天
我戴着的是一副断了条腿的眼镜
按这边还比较讲究的风俗
看着
是不会太怎样的
堂哥跟我说话的时候
这副眼镜
难免分散了点他的注意力……
还是那一阵
我仍然被麻之类,旺盛供给着
我的眼神,就像我的心情,对于亲戚,比如堂哥,舅舅之类
都是有些躲的
这就是
所有躲过中的
一部分。
说到底
我们没跟堂哥聊多少
回去路上
路过一处
像是滩边杂货店的地方
有位乡亲
认出了堂哥
他们打了下招呼,唠上了两句
大概堂哥,不仅是同村的
还是他小孩的一位同学或者哥们
因为他们好像聊到了后者
……在那些日子里
我的心思并不淡定
至少不如现在淡定
或许我永远不该淡定
那么我又该怎样呢
只是,在想到堂哥
或怎样到一支金色钢笔时
我难免
把他们互相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