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我说
精神是沙漠
绿洲是什么
我一时想不清楚
绿洲在更大的沙漠里
沙漠在更大的陆地上
陆地被海水包围
海水在地球上

地球
太空中
某一款绿洲
地球被真空,太空的海水包围
附近的星球
附近的沙粒
更多的沙粒
更多的海水
仿佛听到了浪花声
我只能从
这里的浪花
想象那里的浪花
此刻
它不算汹涌
说不定也是
我在掩耳盗铃
我以这里的推波助澜
想象起那里的推波助澜
说不定是波
说不定是更加了解不了的
渗透过我
在有过的想象中
我躺着
或缺氧或已完全挂掉
漂流在那
真是奢侈啊!
难道,难道奢侈
就能覆盖掉我的历史中
所有的惊慌?
沙漠
荒漠
荒漠是一片绿叶
一片枯叶
半片也可以
在足够遥远的视角里
它成为毛孔
或堵塞
荒漠色
是它的颜色
是蒸发的颜色
如果有过蒸发
那样的蒸发
就留下了这?
说不定
这是对于蒸发的诅咒
确确实
就像
牌位
纪念堂
纪念碑
纪念品
很好。
那位最大也最神秘的发明家
连这也不会说的
那天
我看到
神从来不收拾屋子(我已经忘了在哪看到的
但我记的
是个靠窗的下午)
我看向窗外
我明白它的意思
我看向一些建筑
无论是为了省钱没有在外墙铺砖的住所
还是一座被开凿过的山,电线,人们的帽子,脚步在空气中的形状
我知道
谁建造了这些
我的同类
我纳闷
这一切都是怎么
成了这些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