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建起来的楼
中西合璧些
更早建的
耐看些
我看着外头
大概那么想着
透过亮灯的一间
看到另一间
对面这家
还没睡
他们家
原来是卖杂货的
不知道现在还卖不卖
他们家的楼
就建的比较早
三层,我记事起
它就在那了
有时
看到它
我还会想起
他们家那个在水库里溺死的儿子
如果我当时
是七八岁
那小孩
估计就四五岁
去水库玩
没了
忘了是上午
还是下午
可能是上午
我记的
是个大白天
一阵女人很惨的哭声
打破了动静
我问我外婆什么声音啊
她说
那谁家小孩去水库玩
没了
你别去水库那边玩
我想了想
那小孩的样子
真的很小
对当时的我来讲
都是个小孩了
他们家
哭了挺久的
那一阵
我常能听见
女人起伏很大的哭声
也就是,现在可以打出来的哀嚎
见着人时
她看上去
简直哭傻了
花露水
蚊香
肥皂
洗头水
方便面
蜡烛
黄酒酱油
这些
就是他们家
常卖的
后来
他们的铺子
看着也远没以前旺了
不太收拾
不太进货的样子
男主人的妈
也就是他们家那老太太
我能想起来她的大概模样
因为常常
是她在铺子里
她的孙子
没了后
我去打酒
或酱油之类
能看到
她和她媳妇
眼睛里
看到别人家小孩时
的突然一亮
再是一暗……
她媳妇的眼睛
一直挺亮的,也挺圆
后来没那么圆了
如果
是老太太在
我还能看到
她的头发,这里有些老太太,就是那么盘头发的,我奶奶也是
她打酒时,弯下去的背,漏斗,酒缸
她常穿黑衣服
后来
他们店里的东西
更少了
渐渐的,附近
也多了两三家店
因为他们家
就在我外婆家对面
台阶最下去或要上去的地方
回去时
必然会路过
有时女主人
或男主人
在门外,或水台子边
看到我们回去了
会说
回来了啊

后来
连嗯也少了
不怎么见到
回去少
又基本是春节
春节前后
这边的店一般都关了
他们家
更是关着的
这一阵
有两个晚上
应该是他们家吧
传来挺响的吵架声
主要是
男主人的声音
他的声音
我还能认出些
听上去
也老了一些
松散了一些
它提到了债,钞票,之类
听不太到
女主人的声音
刚我也是
看着外头
看到他们家亮灯的一间
再是隐约的一间,想可能是睡衣晾在那
我还想,女主人是在看电视还是手机呢
她会想,已经看了很多年的电视,加上,这几年的手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