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去买药,回来门卡失效了,有个同样门卡失效的哥们,跟我一块在找物业,跨年夜,物业早早打烊了,临近拆迁,住户事多,门卫也是,这两天,他们把小区大门那,一个原来还能走人的栅栏道,用绳子拦了起来,我等这样还没搬掉的住户,进出就更不方便了,前两天晚上,华哥下班回来,说外头有个男的,看着像喝多了,在外面那边楼下喊,几号楼的哥们!你们下来呀!跟我一块要钱啊!他大概那么喊着,半夜又冷风嗖嗖的,喊了半天,谁也没下来,门卫倒是来了,好像拿着个电棍啥的过去的,后来也不知道咋样了,还有一晚,还是她下班回来,说过道那,有个男的留了挺多血,估计也是跟物业商量退钱不顺吧,把物业办公室玻璃给砸了,现在呢,在那坐着呢,他老婆下来在劝呢,第二天白天,有太阳,我出门发货,经过过道,大概是换玻璃的人吧,物业那小哥在旁陪着,在那换玻璃呢,之后,一到晚上,或他们不在,外头的防盗门都是拉上的,至于门卫这边,是几个看着比较混吃等死的老头,份量稍微重点的,坐在门卫房里头呆着,份量稍微轻点的,就杵在那栅栏附近,裹着大袄,配合管理着大门口的状况,来了拆迁队,他们估计是不管的,任由前者进来,挨家挨户敲门,但凡有搬家的货车之类过来,他们会要求50块押金,只收现金,除非没有,那就微信……他们说,万一车子在里头撞坏了东西呢,可里头有啥呢,一个大饼饺子摊,一间澡堂,许多住户,一片因为违建的太凶,太阳都照不进来的烂破楼,几处垃圾桶,一道像是在半空中的铁轨兼小区边界……这些押金之类的东西,配合较为密集的摄像头,遍布在这个像是铁道部私生子的小区里,刚我去了趟门卫,问问他们啥情况,有物业电话吗,他们说,不知道,没有,我们怎么可能有呢,我说,你们怎么可能没有,那怎么办呢,他们说,那你报警吧,这提前量给的……我跟一块找物业这哥们,提了下门卫那的情况,他说,关键报警有啥用啊,他看着挺精干,面容算亲切,黑色薄羽绒服,有些油亮的发型(后来看他朋友圈知道,他主要做一些跟茅台酒有关的买卖吧,估计经常要见人),这哥们有物业电话,他拨去电话,他也有物业微信,又跟过去两条语音,听上去,他像是在跟物业那个小哥在说,语气周到,堪称实在,他大意说,这门卡又刷不了了,那边的哥们唉,你要没睡话麻烦过来弄下吧,多少钱好说我包个红包给你,但电话语音都没有反应,间歇,我问他身上有烟没有,我的落屋子里了,他笑道他的也落屋子里了,于是,我们在过道上又继续聊了一会儿,搬来多久了,要往哪去,来北京多久了,感觉操不操蛋,他说,搬这边一年了,来北京也差不多一年,刚从新住处回来,把东西搬过去,离这儿三四公里,我说,不错啊,那还挺近,我还没找呢,过两天先把东西挪到一个朋友地方吧,搬过来一个月不到,上个地方在通州,通州拆了过来的,没想到这边又要拆,北京呢,06年来的,我们大致同意,北京早已不欢迎人了,这两年添堵的事也真是他妈的多啊,他说租的时候,他们没告诉你这边要拆了吗,墙上还贴了公告呢,我说没有,物业和转租那人都没说,当时没看到,搬过来才看到的……电话语音仍然都没反应,也不知道物业们干啥去了,跨年?睡觉?罢工?黑漆漆的物业办公室里,即使在亮灯时,也不像是能种下跨年夜的地方,那里头,主要是一整面的监控墙,12个屏幕,之类,至于物业那小哥,我倒还可以说说,他是这个铁路小区里,我见着较多的一位,此人不高,有些瘦小,但不是很瘦小,样子偏阴沉,除了换玻璃那天,太阳下他脸上有那么一点儿放松,其他时候,他给我感觉甚至有点阴冷,在他身上,尤其眼神里,有一种摄像头的味道,或者说,混合着摄像头、监控墙、刷卡器、钥匙串的味道,就其职业而言,倒也符合职业面貌,有时,他看人,比如我,嚼着花生米来找他补个门卡,或从外头晃荡回来正惦记着屋里的暖和,他就站在那物业办公室门口,过道角落,一言不发的,打量我,或盯上几秒,我想,我们是绝对不会熟起来的,有次,晚上,十点多,我跟华哥正一边费劲一边吵嘴,把前屋主遗留下的一台冰箱,从屋子里挪向楼门外,再挪到一辆总算开进来的货拉拉金杯车上,准备一会儿,主要由我,带领这台冰箱,去往大望路附近一栋类似石油企业的集体宿舍里,进行面交,在那里,我将把这台已花了不少功夫清理过的280升还是多少升,TCL双开门冰箱,移交给一位鼻子灵敏的买家,买家会说,味儿挺大啊,这味儿怎么那么大呢!我会说,没啥味道啊,清理过的,挺干净的,里头还有几块活性炭呢!买家出现的算及时,即使他有一只这样的鼻子,这台庞大的冰箱,我们搬来后就没用过,也来不及用了,只通了两三次电,以检测其功能是否正常,遇见它,清洗它,擦拭它,每一层,每一个冰柜,无论角落,里外,都被我清理过,也是为了有个好卖相,此后,它基本就双门全开着,在那晾着,透气,是的,不得不说,原来是有些味道的,现在,基本没啥味道,或许……有一点点我们屋子里的味道,被大量找不到缝出去的烟味熏染过的味道,或许,一些零散的虾皮鱼片味,一瓶豆豉的酱味,再加上那无可避免的,同时被吸纳在活性炭除臭剂里的味道,不管怎样,味道不大,甚至很小……当我发现买家的出现,正是为了这台冰箱,我立即划开手机,像一位老鸨一样推销起手头这位没有任何性病的冷艳妓女,我跳入泳池,与买家在水底意思两下,随后,将他拉扯上岸,邀请还滴溜着水的他,与我速速拐上交易跑道……我趁热打铁,当机立断,表示当晚,一会儿,我就可以将冰箱给您送过去,放心,请保持耐心就行,已经在搬了,不远,算很近了,放心,一会儿就到,晚上肯定给您送到,已经叫车了,车已经来了,请保持耐心就行,不好意思,因为门卫比较事儿,没事,出发了,请稍等,我们已经出发了,是的,已经开出来了……当晚过来的那位货拉拉师傅,差点让我搞混了,他并不姓许,姓许的是另一位在搬运领域已然登峰造极的模范师傅,堪称搬家界的灯塔,许师傅将在几天后照亮我们的夜路,而前者,这位来拉冰箱的师傅,也很不错,在寒冷干燥的朝阳区路面上,他走走也停停,停停也说说,说完继续走,显然已对车上的一切作出了理解……买家下楼了,他在电话里的尾音表明,他下来的有些不情愿,是吧,原本,我应该推着冰箱直抵他的屋门口,但在这片大望路附近的中高档楼宇间,卖家与司机,乃至保安与路人,都无法准确的找到他,我拨去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情况,以及旁边有个啥啥银行,他说行吧,就那银行那吧,唉,我下来吧,他来了,夜风里,他的样貌,跟他的声音差不多,他有过等待,也有过催促,然后再是等待,可能这些催促与等待,让他在出现时,比我想的,要更自我感觉高级一点,一块出来的,还有一位他的哥们或同事,是个小胖子,手脚也麻利些,买家没有动手,小胖子和我动起了手,买家三言两语,略作指挥,我从车上拖下冰箱,立到地面上,再抱到小推车上,很不错的小推车,需要的正是它……拉货这位师傅,已经有点着急,此外,他还有点担心,我会上去太久,运送冰箱的过程,已额外消耗了他一两公里一些时间,而买卖双方体现出来的态度,又使他觉得接下来会是一轮冗长的验收环节,我答应师傅,速战速决,放心吧,我拉上去就下来,立马下来,我速速推动冰箱,小推车跟着速速移动,我跟在买家后头,在小胖子的帮助下,由楼下闪亮的路面,进入多少富丽堂皇的楼宇内,其灯光,大体暖色,我来不及细瞧,将冰箱推入电梯,在电梯里,买家表露出疑虑,他说,唉,不知道一会儿领导怎么说,唉,领导本来想买台新的……电梯抵达14层或16层,反正先高层,后低层,那就先16层,再14层,我推着冰箱,跟随着买家,先到了16层一间仍在忙碌的办公室外头,我移开点冰箱,往里看去,雪亮的白炽灯下,站着几位穿着白衬衫的壮年男子,半夜了,他们还打着领带戴着工牌,手上握着几份文件模样的东西,在忙碌着,想必,他们就是买家口中的领导了,领导对门外的冰箱和我,表示出一定的理解和不解,我想,如果顺利,它们都将打包成默许,两分钟后,买家或许已领悟到领导的意思,更不想影响到领导的情绪,就对冰箱和我说,去楼下吧,于是,我们在小推车的勤劳中,又渐渐远离办公室,滑向电梯口,滑入电梯,滑到14层一间较为规整的集体宿舍里,在电梯里,买家关于冰箱味道挺大的评论,开始越发密集的散播出来,现在,我抱起冰箱,将它立到这间宿舍的中央,它并不太高,还留出了许多白炽灯光在买家与我的脸面上,买家找了找可以插电的地方,插上了,他听听冰箱的声音,再嗅嗅冰箱的味道,开开冰箱的门,看看冰箱里头的情况,在那里,迎接他的是,附送的几块同样来自前屋主的活性炭除臭剂,他继续强调味道,可以理解,毕竟味道常常是相当关键的议题,只是,我也长着鼻子,在买家的鼻子跟前,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可以认为,这是他鼻子对我鼻子的一种歧视,但我无法再奉陪了,无论是歧视还是什么,我需要的是速战速决,战线,已被迫拉伸到了16层又压缩回了14层,现在,NOW,我需要交易立即完成,还回小推车,谢过师傅,然后,与这台冰箱有关的一切,都将FUCK AWAY……最后也是唯一的一次讲价,被我拒绝了,一个事先约定的报价,涵盖来往的路费(或许还有辛苦费人工费精神损失费小费),化成叮叮当当的270块,落入了我那早已饥渴难耐的微信钱包,啊,再见,啊,再让我瞧瞧这多少富丽堂皇的大厅,啊,再见……我掂量着外套口袋里那罐带出来的啤酒,与华哥会合,拉开它,分喝几口,操,总算卖掉了,拉货师傅在收回小推车和加付的10块钱后,大体满意离去,那师傅挺不错的,那谁谁挺傻逼的,我们难免又说上两句,我们往回走去,回程不必着急,我们可以先到那个路口,一会儿再看看需不需要打车,就这样,我们走入了大望路附近那已经有些洒水车味道的夜色里……回到物业那小哥,当晚,我们把冰箱挪出楼没一会,他也从楼里出来了,他背身出来,楼门已被我们打开,且左右全开,他两手环抱着东西,像是刚从楼上退租屋子里收拾下来,他瞧见了我们,以及那台冰箱,或许,我们和冰箱,都堵住了他的某条线路,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嗤笑……哦,再回到一块找物业这哥们,他说完,往他那楼走,示意我也先回楼里呆呆,一会儿,他说,他再上去刷刷试试,咱们加个微信吧,一会儿物业要有反应,互相可以说一声,我们加了微信,没多久,他拨来了语音,他说哥们,我把门开了,用了张银行卡,你身上有没有银行卡什么的可以开,要是没有,我这就过来给你开,我说好啊,谢了啊哥们,我找找,我走到屋门口,摸了摸身上,没有任何卡片,于是,又给他拨了回去,他说就到物业那的过道等他吧,他这就过来,他来了,继续带着他那亲切的笑容,他说,我刚用卡一弄那个锁,还真开了,很快补上一句,也是抖音上看的,没想到真管用,我在前,他在后,刷开楼门,我们进了楼,到了屋门口,这时,他掏出一根烟给我,我楞了半下,立即接过谢过,我打开我的手机手电筒,不够亮,他打开他的手机手电筒,亮不少,我拿着两个手机手电筒的光,给他照着,没两下,门就开了,确切讲,这次,他用的是一张公交卡,他说,公交卡厚,银行卡太薄了,哈!牛逼!我说进来抽根烟吧,他说不了不了,要不进来喝杯酒吧,他继续笑道不了不了,要不哪天搬前,咱们约一个,行啊,谢谢你啊哥们,我回屋开灯,点上他给我那根烟,是根细烟,抽几口,看向烟标:金陵十二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