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后来
我看到她同事问她
哪个楼梯
腰没有事
左手算有事
洗完澡后
她回到楼上
她说,oh my god
应该是左手在疼吧,我想
怎么是oh my god
有oh my god吗

而通胡大街
对于我们已经不在了
有时候我会想到它
那种想
是独属于我的
我敲打出广渠路
也是为了方便告诉出
此刻我在哪里
在刚搬过来的头天晚上
我们还没来得及将行李挪进屋
第二个靠近过来说话的人
就说,这里要拆了你们不知道吗
1月3号啊,你们那房租多少钱,啊呀
以前1300,1700都算贵了……他大概那样说着
转租那人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些
主要是这里立马又要拆掉的事
有时候
那感觉让我像是
看到了转租那个小伙子的一半屁股
它显然已经擦的还可以了
虽然我没有见过他
虽然他留下了冰箱洗衣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