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大家都得跟时间相处
只是太过于碎的时间
至今还是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当一个电话,哪怕是语音电话,结束时
我看着它积攒出来的200分钟,或更少,或更多
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毕竟是,连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