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街上,在人们的表情里,是什么,使人们具有这样的表情。是当天还算新鲜的某件事,还是一种已不那么新鲜但依然强烈着的念头?有人经历过一个早夭的孩子,有人侍奉着蛮横的父亲,有人生病,有人为了健康,有人离去,有时,它们就像外卖人员送去一个冰激凌,却要在评价里收到一个差评,说菜是凉的。人们带着人们的表情,或者去通宵钓鱼了,或者睡了,或者等到了夜班公交,在公交上,整齐着装的代驾们,是这辆公交上主要的人,他们要去哪里,是出发吧还是已经收工了呢。计算在忙碌着进行,信息在即时即地的传送着,在这个世代亲手供养出来的职业里,在这里或那里,温度上升又下降,人们落泪或冒汗,在不得不在冬天完成的丧事里,哭嚎声依旧强烈着吧,这或许是这个层面上,一件广场舞般不受谴责的事情,他说这是一位喝酒猝死的保安,他的遗照,被家属搭设在远方小区门口,他的面相,只是一个指甲那么大的面积,就使我放弃了想更多了解的想法,汗水,主要是被衣服吸收了,风还是在寻找可以钻进来的地方,风总会钻进来吧,那人就是那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