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在下降
畸形在继续
不是组织的传染
就是认识的魔幻
仅属于谁的旗帜
不会再有更换

在浅滩上
脚步踏来
它们的声音
企图模拟海浪
妄图留下的爪印
都将被海水吞没

或许
我的意思是仅仅或许
只有那些站在原地不动
真正为了接近那片海的
才得到了海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