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
蚊子们变的迟钝了
多半也由于这厕所的位置,构造
一泡尿功夫,便飞进了一些秋末的蚊子们
它们是紧俏的寿命的象征
我粗略拍去
便一巴掌拍死两只
其中的一只,一只半,尸体,犹如它们的魂
在趋冷的温度,趋死的眩晕中
掉落于地面,马桶中,之类
若我追寻着拍去
有一天下午
我竟完全没想到的
拍死了八只
所以
便称呼它们为们吧
蚊子们,你们,我们,人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