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椅子上
打开啤酒后
我得到缓释
想象一次往云南的飞行
据说这种想象,在频繁后
会在脑子里留下物理痕迹
别的想象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