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排后来几乎没有再看到过的绿化带,在居民楼之间,它们作为低矮的,比那时候的我,稍矮的植物,出现在那里。它们已经被虫子叮咬的非常不像样。之所以后来几乎没有再看到过这样的绿化带,是因为后来我几乎再也没有看到过被虫子叮咬的那么不像样的绿化带。有不少蠕动的,因为这波叮咬后,愈发发达的虫子,出现在,被它们叮咬出来的洞孔附近,有的停留在残破的叶面上,有的或许休息或干脆架在洞孔上,有的倚靠住枝干,有的通过它们的分泌物,或这种植物的呕吐物,垂挂在空中。那是植物的阴影,不断交错的时段,是个天热的日子,如前所述,那时候我们一家住在尹江岸区域临近南郊公园的某四楼,我们没住太多时间,在那个夏天里,从电视中,我看了若干部带着激光剑的科幻片,甄子丹主演的精武门(而不是李小龙的,李小龙更属于李小龙们),笑看风云之类的港剧,经常是在下午午睡后的光线里,很可能是雷阵雨来来去去时的灰褐色光线里,在那时候,我主要是吹笛子,我妈主要是在四楼其中一间最大的屋子,做衣裳,那时候我们应该是从西门口搬到了这里,忘记了那阵我爸在干什么,我最记的他在那个阳台上,吃晚饭的时候,会从腐乳玻璃瓶里夹出一些新近腌制的酱油泡蒜,我还记的,在路过楼下居民楼间那种后来越发低矮,直到随着身高固定,不再那么低矮的绿化带时,在我看到那片植物成了配角虫子成了主角的绿化带时,我爸应该就在我身边。在那两三年,仅仅在尹江岸区域,我们一家就挪动了三次,最短的一次,可能是我妈想改善一下我的居住条件,在街斜对面,离大梁山啤酒不远,也是大梁山啤酒的斜对面,另租了一间临街的平房,她把那间屋子,布置的算是精心,整洁,并带着一贯的她的生活的配色与配置,兼顾一名裁缝对儿子的疼爱,以及一名裁缝生活不易中的寒酸。那间屋子可能并没有租多久,很可能只租了一个月,在印象里,或者说,在这样的记忆里,甚至不足一个月。我们主要居住在,一间在位置上像是小区门卫的屋子里,父母租了它,十平米上下的空间里,一半是我妈的裁缝店,四分之一是厨房及吃饭地方,四分之一是我们的卧室,我们的床,应该是我爸亲手弄的木质上下铺,我睡在上面,他们睡在下面,卧室里有个一平米左右的洗澡间,洗澡间出来一抬脚,就是我的书桌,我的书桌旁,是一个高出两个易拉罐那么高的柜子,柜子上有台小电视,在那台电视里,我收看到了食人鱼电影,以及澳门回归这样的节目。那一阵,冬天时,我已经学会了骑车,在夏天,四年级左右的我,会骑车上下学,在冬天,我也会骑车,但我不戴手套,到家时,我的手已很冷,我使劲并赶紧的,将手放到热水盆里,那种酸爽又麻痹,不知是寒冷在化开还是暖和在敲门的感觉,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在那间厨房及吃饭地方,有天周末,我从南郊公园玩耍回来,可能跟我表哥表妹他们,一道买了一条金鱼,每人一条吧,我拿着那个透明的塑料袋回家,抵达那里,我爸可能因为那阵子很不顺,拍了我一脑袋吧,那个塑料袋带着金鱼,掉到了地上,我忘了后来有没有养住它,我也记的,在同学们都疯狂玩塑料枪的日子里,我偷偷买了一把,我觉的可以的,在门卫这处家,窗外,不远的绿化带草坪里,给它滚了滚上了些土,告诉我妈这是捡来的,我妈用晾衣架教训了我……那时候我妈还用晾衣架教训我,记的有一天,也忘了是什么时候了,我妈说,你大概长大了,以后就不用晾衣架了,听话就行,后来,应该就没有晾衣架了,这点,可能就是我妈为人靠谱的地方,有的地方我像她,有的地方我不如她。也就是在门卫这处家,窗外,朝向绿化带唯一的窗,一半作厨房排气,一半是我做作业时可以往外观望的通道,就在这扇窗过去点的绿化带,就是一开始提到的绿化带,这扇窗,被一道厚实的某种材质的,黄褐色的板隔开,一半是刚说的厨房及吃饭地方,一半是卧室,在属于厨房的那一面,在一张黑色带着反光的饭桌旁,我曾在那一面,用粉笔写下,大吵三天六,小吵天天有,那几年,可能我爸妈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有一次,有一阵,姨丈阿姨表哥表妹他们来吃饭,姨丈看到这句话,就会哈哈大笑状,阿姨也笑,她笑的相对会解决问题,我们小孩可能也笑,他们就住在街对面,天冷时,我会上他们家洗澡,或者被他们带去澡堂,我也会住在他们家,有时我不去,我想住在自己家,有时半夜,比如,有一次,也可能是从小到大,我做过最让我身体激动的一个噩梦,我梦见我开着飞船,飞向太阳,越飞越近,飞船和我都正在熔化,我立马叫着哭着惊醒了,那个噩梦,后来还出现过一次,但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的反应最是强烈,强烈到我爸妈感觉不太好办吧,或者为了安慰我,从街对面我阿姨家,叫来了姨丈和阿姨吗,她们在见到小孩做噩梦,或受惊吓时,常会说,扑娑,扑娑,发音大概是这样,尤其是我外婆,她所说的扑娑,扑娑,是我想到扑朔时,最明显的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