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末
下午的太阳仍然非常刺眼
出门时
赵赵说
墨镜呢
别落了
我的脸
已朝向门外
冲墨镜笑道
没啥墨镜
不熟
昨晚下太快了
吐干净了
下午回去拿车
在昨晚节奏对大家都挺不错的时候
那会聊天听着太飞了
赵赵在说一个他已经过世的老哥的事(刚他们也在喝那位老哥留下的茶)
语气
强弱
回忆
笑声
啥的
都很好
身在此山中啊
后来被我搅了
下太快了
到厕所吐了
阮帮我冲了冲
后来跟文哥先送我回去了
这会儿
是傍晚了
光线已不再刺眼
一会去吃碗西红柿鸡蛋面
那面挺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