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挺好的
他放的还是让我进入甜腻的感觉
我放的他也受不了
她的抱歉
也是我的抱歉
她几乎是同一朵花上花瓣同一片叶子叶脉上的同一
我甚至疑惑
我和她是不是都是需要安慰的人
我对安慰没有把握
我对安慰的所有同在没有把握

讽刺的是
我甚至占据了她先到的这一间,这一部分

难道还要命名甚至

讽刺
是骨髓流动在傻逼里
是傻逼穷尽在屎尿屁里

我又会这样的
又会换行自怨自艾自我沉溺沦陷
馅老满是这个陷
这是答案,提示,之类

种子受热或补充着更自然渲染点说燃烧时爆炸
它发出声音,吸引,阻隔,等等

这是迷你
只是因为想要那么一个默默手淫的发音
我召唤并落实迷你

应该有一个以迷这样开头的模拟
我那么多次那么说
那么多次进入自怨自艾自我投入至极的落实性表演
说表演可能有些重,确实重了
我先这样

这是任性在驯化之后的展示
这是一个想像没有被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没有组合出的一次误打误撞

3次中
不要表现的那么傻逼的精确
刚忘了说了,现在又忘了
是另外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