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灰
以为是一只虫
我看到了灰
像是没看到虫

反正看到了他的评论
他的评论即使我没有能到达怎样的深看
让我把刚删掉的那张专辑在这首完成后几秒
开始从回收站里当然我用的傻逼逻辑系统每年只需要更新一次一次就够了小鸡巴乖乖
傻逼啊
傻逼
我操
没想到说到了这个路子
操你妈
回来好好说话……

我看到了他的评论
他的评论让我准备从回收站里把刚删掉的那张专辑还原回来
他的评论能支撑我至少再听一遍吧

没想到我退出后又回来了
因为傻逼和贪婪吧人们都那么说
别把自己的嘴巴搞得像是需要投胎奶嘴一样的
因为我已经先试了一遍

拖回去后
还出现了折中

需要怎样得太仔细吗
关于我从得染上的的地&的地得
不是就该这么玩的吗
早先讽刺现在没那么讽刺的标题预算
吵闹的期待
先这样吧
这种事就该有个这样的什么

我把上面的读了一遍
感觉到傻逼
成分不低
包括换行

他们在其他专辑里
唱的
先后唱的
让我想把再往前删的也给还原回来
我会那么做吗
还有更多的人打分
让我对自己所做的进入淡忘
是淡水的忘
傻逼的忘
矫情至你逼的忘
FUCK啊FUCK啊FUCK啊FUCK啊
标准的性欲排列
Shitashitashitashita啊
意外的想象输入
操你妈
操你妈
操你妈
汹涌的报复杂种与胆怯
以及装逼
虚伪
了色
鸡巴
说不下去的
我怎么了
我就那么说怎么了
我在说谁
谁在怀疑什么
什么想怎么样

休息
休息一下
更动画片一点的我也那么组合过
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