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这样一件事
并非总合乎胃口
蚊子
活动在厕所里
厕所里
有收集便后卫生纸或其他废材的垃圾桶
蚊子并不总能吸到血
尤其面对我这样
不愿被吸到的
我想
它会去叮咬纸上的屎吗
屎里不常见血
于是
女性经期时用过的卫生巾
上面的血
便从记忆中
越发浮现到脑海里
在那里
一只黑暗中的蚊子
在黑漆漆的夜间厕所里
吮吸起了
卫生巾里的血
一种废血?
先饱满吸入,再娓娓供出?
实际情形是
也是个晚上
可谓凌晨了
白蓝色的灯下
我坐在马桶上
今晚第二次拉稀
白天还是昨天
看到个帖子说是不是人往外排东西时都挺爽的
吧啦吧啦
很可能是饭后喝了那隔夜酒
那敞开在户外过了深夜过了清晨又到白晃晃中午才被我在一声包含质疑声音中
放入冰箱又拿出来的酒
它已经酸了
只有半瓶
我喝了它
可谓酌饮
喝时也想起
刚看的那几段小说里
在阿尔及利亚高原地区
就有发酸的酒
配合父亲粗暴母亲野蛮这样的字眼
由一个有些疯癫痉挛的第一人称叙述者
提到
我干了什么呢
我先是盯上一只大蚊子
它扑哧哧的
飞在厕所瓷砖略上方
两三下后
我就地拍死了它
然后是另一只
小蚊子
被我徒手抓入掌中
捏死
最近捏蚊子
可能捏了有三四只吧
至少
我不是一个
护蚊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