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
那是栅栏
那是堤坝
ok
我理解
但现在
当我想到它
当我脱去袜子后又穿上
对我来讲
那是袜子
可以不穿袜子
可以没有大量脚汗
何谓大量
大量就是脚汗在拖鞋上
与脚一起往前时
肉与橡胶
在接触中
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是吧
又不是在床上
是吧
现在又不需要那么多脚汗
现在是什么时候
北京时间快晚上九点
我需要的只是
在打字时
没有那么多
脚汗和手汗
手汗常常是跟着脚汗来的
手在上
脚在下
手在外
脚有时在内
若手汗委屈
也就让它承受这种委屈吧